0092葬神渊

    0092章 葬神渊

    也难怪云青岩跟祈灵会如此震惊。

    他们二人的神识,可都是仙帝级别的神识。

    别说在天星大陆,就是在仙界……恐怕也不存在挡得住他们神识的东西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们的神识,却伸入不到深渊的下方。

    并且,深渊下方,给他们一股,由内到外的危机感。

    “喵喵……”祈灵看向云青岩,一身白色绒毛不受控制地炸裂竖起。

    “待本帝恢复到先天生灵,定当再次降临!”云青岩没理会祈灵,而是看向深渊下方说道。

    而后。

    他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而且,将速度放到极致,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已经离开了悬崖范围。

    “喵喵!”

    那种危机感消失后,祈灵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,而后,又看向云青岩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确定深渊下方是否有生灵存在……”云青岩微微摇头,他离开前那句话,被祈灵解读成了,是对某位存在说的。

    云青岩话虽如此,但心里却有股强烈的直觉……深渊下方,存在着神秘生灵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青岩离开约莫五分钟后。

    深渊下方,突然爬上来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女子手持墨色长弓,此时一脸狼狈,如雪一样的白衣,沾染了不少血迹。

    但尽管如此,该女子身上,依旧散发不食人间烟火的气息,依旧美得风华绝代。

    若云青岩还在这里,就会认出,这女子……正是李染竹!

    “又一次失败……”

    李染竹眼中,罕见低出现情绪,是落寞。

    像是掠过低空,失落在远处蒙眺之中的落寞,“我只是想重临葬神渊,祭拜一下她们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云青岩回到与苏图图分开的地方后。

    发现苏图图身旁,多出了一个贼眉鼠眼中年人,正在一堆刚生起来的篝火上,烤着一只大獐子。

    周围,还散落着数十具尸体,身体余热未散,显然都是刚死的。

    一看到云青岩,苏图图立马就围了上来,“云兄弟,你可算回来了,可惜我刚才大展神威,你没能看到……”

    “对了,这些人,都是山贼,自称来自清什么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苏图图说着,露出沉思之色,随即踹了一脚正在烤着大獐子的中年人,“你愣着干嘛,还不快自报家门,信不信小爷现在就灭了你!”

    “大侠饶命,大侠饶命,我……我们来自清风寨,是盘踞在琅琊山的山贼之一。”中年人连忙吓得哆哆嗦嗦道。

    清风寨?

    云青岩不由想起来,一个多月前,他曾在凶兽山脉,遇到过清风寨的人。

    “知道黄振琪吗?”

    云青岩问道。

    黄振琪,就是云青岩在凶兽山脉遇到的,清风寨的人。

    云青岩得到青莲地心火的灵魂的封印之地的地图,就是从黄振琪身上得到的。

    “知……知道,他是我们清风寨少主的心腹,不过一个月前,为我们少主外出办事……之后就没再回来了,没意外的话,应该是死在了外面。”中年人第一时间就说道。

    黄振琪确实死了。

    就死在云青岩的手中。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大獐子已经熟透,散发着扑鼻的肉香。

    两人一顿风卷残云后,就带着中年人往营地返回。

    “琅琊山的地形,你应该很熟悉吧?从现在开始,你就是我们在琅琊山的地图。”苏图图一手提着中年人,一边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如果被我知道,你有半点不老实,或者打算欺骗我们……你的下场会很凄惨的!”苏图图说着,身上忽然席卷出一道手臂粗的气劲,轰隆隆一声,就将地面贯穿出一个大坑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是,小……小人绝对会老老实实,且不敢有半句欺骗!”中年吓得就差没屁滚尿流了。

    等他们回到营地的时候。

    九十五个内院学员,与三个内院老师,已经都扎好帐篷,只留十个人守夜,剩下的,都在帐篷内休憩。

    “云青岩,苏图图,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?”

    守夜的人,看到他们,眼中不由都露出意外,但很快又冷笑道:“现在是出任务时期,若是不能完成老师下达的事情……可是会受到惩罚的!”

    “苏图图,你手里抓的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你们两个,胆子也太大了,不仅事情没完成,还擅自带外人回来……若是出了事情,你们能不能承担的起后果?”

    “走后门的就是走后门,连半点江湖经验都没有!”

    “谁他妈告诉你们,小爷没把事情完成了?不就是把方圆三百公里内的地形勘察一遍,对小爷来说,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苏图图耸了耸肩,放下手里提的中年人,指着他们十人道: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,大半夜还不能睡觉,还在巡逻守夜,在内院应该都是被欺负,且不被人待见的主吧?别急着否认,小爷祖上十代开始,就是给人看面相,你们那一脸衰相,已经把事情全部告诉小爷了。当然,这些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你们还印堂发黑,马上就要倒霉了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“苏图图,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,连我们一脸衰相,印堂发黑马上倒霉……这种江湖术士行骗的伎俩都说的出来!”

    这十人闻言,都忍不住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大笑中,却夹着几分恼羞成怒,像是被人戳到了痛处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们倒霉,你们就要倒霉,不倒霉也得倒霉!”

    苏图图说话的时候,已经出手了,身影如鬼魅般,瞬间蹿到十人周身。

    啪啪啪啪……

    一连十声的巴掌声响起,一个照面,苏图图就扇了他们一人一个巴掌。

    末了,又一连踹了十脚,将他们全部踹了个狗吃屎。

    “看到没,说你们马上倒霉还不信!”苏图图说完,还往其中一个倒霉催脸上,吐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“云兄弟,我们进去,找那三个蠢货报道!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那三个蠢货,看到我们带了个现成地图,会不会一激动,就奖励我们百八十万了银子。”

    苏图图一边走,一边废话。

    很快,就跟云青岩来到了三个内院老师休憩的帐篷外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