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69你知道什么叫形神俱灭吗?

    0069章 你知道什么叫形神俱灭吗?

    危机!

    强烈的危机感从云帆等人心里迸出。

    下意识地,他们停止对云青岩攻击,身子全部散开,并且各退出了百米以上。

    “你能解决几个?”

    云青岩终于抽出身来,并且飞到了美得风华绝代的女子身旁。

    “全部!”

    “不过,你的报酬,不够!”

    美得风华绝代的女子面无表情道。

    “全部就不必了,他,我想亲自杀!”云青岩说话的时候,还眯着两只眼睛看了云帆一眼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月境六阶,你的报酬,还是不够!”

    美得风华绝代的女子,不假思索道,依旧是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让你杀人,你只要帮我拖住他们三分钟以上即可。”

    云青岩微微顿了顿,才继续道:“他们,我也想亲自斩杀!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美得风华绝代的女子,身子忽然飞到了城楼之上,墨色长弓拉动,箭矢对向了黑衣云厉。

    云厉第一时间,就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板蹿向天灵盖。

    “不想死,站着别动!”

    美得风华绝代的女子,声音清澈,像涓涓细流一样动听,却也如涓涓细流般平淡,不含一点半点的情绪。

    说完后,她又缓缓移动长弓,分别对向了上官家的供奉,天元学院的内院老师。

    他们每一个人,被美得风华绝代的女子,用箭矢对准的时候,脑海都响起了她的声音,“不想死,站着别动!”

    就这样,云帆一行人,除了云帆外,所有人都如履薄冰地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“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云帆见到这一幕,先是一愣,而后就面色大变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愣着干嘛,还不快滚过来助我!”

    云帆气急败坏地喊道。

    不过这一次,这没有一个人过来帮他。

    上官家三个供奉没有,天元学院三个内院老师没有,甚至连黑衣云厉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云厉,老家伙,你是我爹的武侍,连你都敢不听本少爷的话吗?”云厉目光喷火地盯着云厉道。

    “少……少爷,老奴现在……实在不便移动!”云厉脸上全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没被美得风华绝代的女子,用弓箭指过的人,根本体会不到那一刻的危机。

    踏入月境六阶以来,云厉还是第一次,感觉到死亡离自己是那般的近……他能清楚的感觉到,只要对方放开箭矢,只需要一个刹那的时间,就能终结他的生命。

    在真正的死亡面前。

    别说是云厉命令他了,就是他的主人,也就是云厉的父亲现在站在这里,他都敢不听从命令。

    “哼,你以为,少了他们相助,本少爷就杀不了你吗?”云帆的目光,徒然转向了云青岩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马上杀你!”

    云青岩答非所问道:“我会把你对我哥,所做的一切,百倍千倍奉还给你!”

    云青岩说着,提着斩天剑鞘,眯着两只眼睛,一步一步走向云厉。

    嗡嗡嗡……

    感受到云青岩心里盎然的杀机,斩天剑鞘不停地发着轻鸣声。

    身为仙帝佩剑,它是至高无上的神兵利器,代表着光明,但此刻,却散发出一缕缕暴戾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那就让本少爷看看,你这个支族的贱民,有何能耐为你那废人堂哥报仇!”

    云帆眼中也出现怒火,随即,率先出手了。

    他的双拳,化作漫天拳影,伴随着的,还有一道道凛冽的气劲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…

    云青岩用斩天剑鞘挡住气劲的同时,身子还在不停前进着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,不由自主地想象出,堂哥被废掉的样子……

    杀机,逐渐地变烈。

    到了,连他都近乎控制不住的地步。

    “先断你一臂!”

    云青岩不等云帆的攻击近身,斩天剑鞘向前一劈,一道红色气流便席卷出去。

    地面,被红色气流卷过,出现了一道半米粗裂痕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响起,他左手的手臂,直接从他左肩分开。

    紧接着。

    又一道红色气流从斩天剑鞘席卷出来。

    一个照面。

    云帆的右手,再次被斩断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,与施展大招不同,云青岩这次挥出的两剑,对他的灵力消耗并不大。

    “两只手都没了,脚也不用留了!”

    云青岩话落,又是一条红色气流激荡出去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”

    云帆不断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,四肢不到几个呼吸的时间,就被斩掉了三只。

    “就剩一只了,你说留还是不留?”

    云青岩,已经一步一步地走到了,云帆的身前。

    “咔嚓……”

    还不等惨叫着的云帆答话,云青岩一只脚,踩在了云帆仅存的一条大腿上。

    他猛地用力一踩,云帆的大腿,就传出了骨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随着骨裂声不断加剧……半分钟后。

    云帆最后一条腿,活活被云青岩踩断。

    云帆那撕心裂肺的叫声,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感到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“很痛苦?”

    “这就惨叫不已了?”

    “这才是开胃菜而已。”

    云青岩说着,一只手掌盖在了云帆的小腹上,凛冽的灵力,一股脑涌入云帆的体内。

    顿时,云帆体内所有的经脉,乃至五脏六腑,都在这股灵力的冲击中瓦解崩坏……

    “每一个熟悉我的人,都不会伤害我身边的人,他们知道,这会让我疯狂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哪怕是我的敌人,他们宁肯直接面对我,也不愿去伤害我身边的人……他们知道,我一旦疯狂起来,连天都敢捅个窟窿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太蠢了。”

    “会蠢到,去伤害我身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尤其是,你伤害的,还是我最在乎的身边人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不止是你,还有你背后的皇城云家,都会毁灭,形神俱灭的毁灭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你大概不知道,什么叫形神俱灭吧?别急,你马上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云青岩低声地说着。

    神情,阴沉的吓人。

    眯起来的两只眼睛,时不时地,就绽出一道凶戾。

    现在的云青岩,是真的疯了。只不过,不是疯子的疯,而是疯狂的疯。

    云青岩伸手抓向云帆的脖子,咔地一声,拗断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只不过,对云帆来说,他的折磨还没结束,他的灵魂,直接被云青岩拘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