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39斩天斩月境

    0039章 斩天斩月境

    噬灵鼠是天赋异禀的灵兽。

    灵魂攻击、制造幻境,只是它诸多能力中的一种。

    它真正强大的地方在于‘噬灵’,也正因为如此,它才被人称为‘噬灵鼠’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,噬灵,不止能吞噬别人的灵力,还能吞噬别人的血脉、天赋,乃至气运——

    仙界的十大仙帝中,有三个仙帝是妖族大帝,而这三个妖族大帝中,其中一个就是噬灵鼠!

    论血统,论高贵。

    噬灵鼠不如本体是混沌古兽的祈灵。

    可若成长潜力,噬灵鼠未必就在祈灵之下。

    “噬灵仙帝曾在一次酒后吐言,不止是仙界找不到第二只噬灵鼠,就是放眼诸天星域,也不可能出现第二只噬灵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曾想,在小小的天星大陆,就让本帝遇到了一只噬灵鼠!”

    “而且,还是可以收服的幼年噬灵鼠!”

    云青岩颇为激动。

    天星大陆一行,他最早的目的,只是想回家乡看一眼。

    可回到家乡后,他却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的惊喜。

    先是仙界的时空流速与天星大陆不同,仙界三千年,天星大陆只过了三年。他所有的至亲,都尚在人间!

    接着,他就遇到了混沌古兽。

    巅峰时期的混沌古兽,可是有着不亚于仙帝的战斗力。收服它,就相当于收服一尊仙帝。

    再接着,云青岩又遇到了青莲地心火。

    尽管,他遇到的青莲地心火,只是灵魂形态。但以云青岩的能力,迟早能通过它的灵魂,找到其本体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,青莲地心火就是一株完整的天火。

    在仙界沉浮三千年没遇到天火,回天星大陆短短一个月不到,却让云青岩遇到了青莲地心火。

    说真的,云青岩已经很满足了。

    无论是混沌古兽,还是天火青莲地心火,都是他全盛时期,渴望却又得不到的东西。

    就更别说,他最初回天星大陆的目的,只是想看一眼曾经生养他的故乡。

    云青岩本以为,惊喜到这里,就已经刹住,不曾想……现在又遇到了潜力是可以成为仙帝的噬灵鼠!

    而且是,可以被他收服的,幼年噬灵鼠!

    “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好可怕的气势!”

    五个天元学院的内院老师,马上就发现了,一身红袍,手持斩天剑鞘,战意盎然的云青岩。

    “小辈,你是何人,怎会来到这里?”马上就有一个内院老师询问道。

    紫气七神果的事情,已经被天元学院压下了,按理说,不可能会有外人知道。

    “恩?这小子手中的剑鞘好诡异……他身上那股可怕的气势,似乎就是这柄剑鞘散发出来的!”

    “天呢,这剑鞘,不会是皇级神兵的剑鞘吧?”

    “如果是,价值恐怕还在紫气七神果之上!”

    很快,五名内院老师的注意力,就全被斩天剑鞘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个个看向斩天剑鞘时,眼中都浮现出掩盖不住的贪婪的精光。

    “小辈,留下剑鞘,并且向我们磕十个响头,我们可以考虑饶你一命!”

    “这十个响头,必须要磕得头破血流!”

    这五人,都用扫视猎物的目光看着云青岩。

    言辞间,充满了对云青岩的不屑,已然把他当成砧板上的鱼肉。

    “想要本帝的斩天剑鞘?”

    “还想要本帝将头磕得头破血流?”

    云青岩的两只眼睛,倏地眯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如果说,之前的他,是因为要收服噬灵鼠而准备镇压这些人。

    那么现在,他是真的对这些人动了杀机。

    仙帝有仙帝不容亵渎的威严。

    有些话,哪怕只是说说,都是不可饶恕的死罪。

    “本帝?”

    天元学院那五个内院老师闻言,不由都微微一愣,他们是被云青岩的自诩惊到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不会是遇到神经病了吧?”

    “在我们面前自诩本帝?他不会以为自己是天元王朝的皇帝吗?”

    “哼!既然是神经病,那就直接杀了!至于他那剑鞘,我们事后在瓜分!”有一人冷哼一声,言罢,身上便席卷出一道气劲射向云青岩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云青岩身影一闪,气劲轰在了身后的石壁上,厚重的石壁,瞬间被洞穿出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“居然躲过了?”出手之人微微有些意外,但也只是意外而已,咻咻咻……紧接着,又是十几道气劲爆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这一次,我看你如何躲过!”

    “躲?”云青岩微微摇头,也不见他移动,而是将剑鞘微微扬起,挡在了身前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十几道气劲几乎是同一时间轰在剑鞘上。

    除了一阵硝烟,剑鞘与云青岩,都未受到半点创伤。

    “如此轻易,就躲过了我的气劲攻击……”

    出手之人低声呢喃,眼中猛地爆射出精光,“此剑鞘绝不只是皇级神兵的剑鞘……”

    另外四人,几乎也在同一时间爆射出精光,而后,刷刷刷……身影化作幻影冲向云青岩。

    “你们早就该同时出手了!”

    云青岩面色一寒,斩天剑鞘重重一挥,一股浩浩荡荡,宛如数百级飓风的剑气席卷而出。

    一时间,风云色变,山洞内卷起无数飞沙走石。

    伴随着的,还有一股让人透不过气的威压,这威压在那五人看来,简直与天威无异。

    就连云青岩身后的祈灵,此时都忍不住缩了缩瞳孔。

    有斩天剑鞘在手,只怕是十个他,都不会是云青岩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,这是什么力量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呢,就算是院长大人,只怕也制造不出如此恐怖的攻击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少年究竟是何人!”

    “他手中的剑鞘,又是何等神兵利器!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我们不服啊!连紫气七神果都没得到,竟然这么莫名其妙就死了!”

    半分钟后!

    斩天剑鞘制造出来的动静才逐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天元学院那五个月境四阶的内院老师,气息已经彻彻底底消失在了山洞之内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

    云青岩重重呼了一口气,身子半跪在地面。

    刚才的一剑,不仅耗光他全部灵力,甚至连生机都透支了不少。

    但他却顾不上虚弱,暗中燃烧了一滴仙帝精血,强行恢复几分力量,从地上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噬灵鼠……”

    云青岩走向山洞尽头,原本存在于尽头处的水潭,此时已经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出现在尽头处的,是一只巴掌大的雏鼠,与一株手臂高的果树。

    果树上,结了五个紫气饱满的果实。

    “吱吱……”雏鼠猛地抬头看向云青岩,眼中惊骇不已,眼前的人类,居然发现他了。